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我可以吻你吗

我可以吻你吗 第160节

我可以吻你吗 羡山 5806 2024-06-10 21:54

  舒云却道:“不行,我一看你就?容易分心。”

  梁遇臣:“这能分什么心?”

  “因为我和你对视久了会害羞。”舒云实话实说。

  “……”

  说话间?,工作?人员来通知?他们入场了,舒云回头赶他:“你快回观众席吧。”

  梁遇臣却目送着?说:“我看你进去了再?走。”

  舒云心里一热,跟着?工作?人员的指挥往里走去,但?忽地她?脚步一转,跑回来飞快抱了他一下。

  仿佛汲取能量,她?深吸口气,踮脚亲他侧脸一口,赶忙闪进后?台了。

  梁遇臣看着?人影消失的地方?,抬手摸摸她?亲自己脸的地方?,牵了牵嘴角,也走回观众席,解开?西装扣入座。

  第?二位演讲者结束下场,主持人上来念了段串词和赞助商广告,终于轮到她?。

  梁遇臣坐在第?一排,他目光望向台后?。

  舒云站在明暗交界的地方?,瘦瘦高高的,身体笔直。

  “有请第?三位演讲人,来自华勤中国esg业务线的负责人,舒云。”

  报完幕,主持人退场,场内灯光也配合着?暗了下来。

  舒云深吸口气,从?台后?走到台中央的镁光灯下,扬起?一个标准的笑容,对着?观众席鞠了一躬,走去右边的演讲台后?面。

  她?眼睛亮晶晶的,目光环视一圈,抬手摁了一下翻页笔,身后?的led屏幕出现一架风电机的照片。

  舒云清清嗓子?,微笑开?口:“不怕大家笑话,我和这架风电机曾有‘过命’的交情。可能其他人的事业始于学术交流思想碰撞,可我偏偏就?是被落在戈壁滩上龙场悟道,吹了三个小时的冷风,差点没了小命,但?却吹出了我的esg之旅。大家好,我是华勤中国esg负责人,舒云。”

  她?演讲的开?头一向幽默风趣,在场一些人被吸引抬起?头来。

  梁遇臣看着?她?,微弯着?嘴角。

  她?从?亲身经历的糗事切入,娓娓道来,再?慢慢引入能源领域。

  随着?讲述,她?后?面led屏幕上的照片与数据分享也一直在变。

  这些年她?跑过风场、下过煤矿,让华勤的esg刚起?步就?在能源行业拥有了无?可替代的口碑,现在又在其他领域同步发展。

  成长只?有在这种大时刻才会看见质变的明显,她?模样明明和四年前都没多少区别,可好像又变了很多。

  梁遇臣听着?她?的声音,记忆就?这么流动回去。

  他想起?前几周背着?她?走回家;想起?自己被财政部带走她?独挡一面;想起?分手她?泪眼斑驳哭闹着?要离开?他;想起?天星转投德威,她?抱着?他说“以后?换我保护你”;想起?德令哈她?一个人可怜兮兮被留在风场,昏暗的雪地里两人紧紧相拥;想起?她?生日,在无?人机灯光下潋滟的笑脸;想起?她?“十分的真心”;想起?她?在香港喝醉酒主动吻自己;想起?南城的鸡鸣寺、玄武湖,长江大桥上绚烂的烟花……想起?那年耀大礼堂,她?给自己递上简历:“我不会让您失望的”。

  她?从?来没有让他失望过,以后?他也不会让她?失望。

  她?的演讲已进尾声――

  舒云看着?全场观众,引用了他那一年在华勤年会上的演讲当做结尾:

  “接下来的许许多多年,华勤将继续秉承必要的社会责任,为我国中小企业成长、资本市场良性发展,以及实体经济保驾护航。谢谢。”

  短暂的安静,而后?台下掌声雷动。

  周边有人纷纷议论:

  “这是上次华勤公?关的经理吧?”

  “真厉害,这么年轻就?是华勤esg的负责人了。”

  ……

  梁遇臣看着?她?,下意识站起?身鼓掌,身边有人见他站起?来,便也跟着?起?身。

  舒云抿着?笑,两人的目光在场内台上台下笔直相对,她?的心还在缓缓起?伏。

  梁遇臣则唇角微勾,他为有幸是她?的见证者而高兴。

  他知?道她?值得。

  -

  演讲结束后?,舒云心里的激动一直难以平息。

  她?本来想一下场就?一头扎进梁遇臣怀里的,但?无?奈围在他周边的人太多了,围在自己身边来寻求合作?和经验分享的人也多。

  两人只?好继续忙碌,一直到晚上饭局吃到一半,小钟过来在他耳边不知?说了些什么,他起?身出去了。

  舒云也不知?道他去了哪里,饭局快结束的时候他才回来。

  合作?方?和宾客都陆续坐酒店的接驳车回到自己房间?。

  梁遇臣却破天荒和她?说:“我们从?海边散步回去?”

  “好啊!”舒云还沉浸在演讲成功的欢天喜地里,她?太想和他一起?散步分享喜悦了。

  外面,天色彻底灰暗,只?剩一只?满月停留在黑色的海面上。

  深圳不算凛冽的冬风吹着?,和耀城的深秋一样柔凉。

  海浪一层层卷着?沙滩,像是在三亚,又像回到了普吉岛。

  舒云两只?手抱着?他的胳膊,还在心有余悸:“你知?道我有多紧张吗?我腿一直在抖。”

  梁遇臣瞅她?:“但?就?结果而言,你演讲得很好。”

  她?嘀咕,“我也觉得。再?怎么紧张也值了。”

  舒云说完,又转向他:“老实交代,你刚刚干嘛去了?”

  梁遇臣:“去拿了个东西。”

  舒云伸手戳戳他脸:“什么东西?你从?来深圳后?就?神神秘秘的。”

  “一会儿告诉你。”他说。

  她?眼睛登时亮了:“难道是给我的礼物?”

  他“嗯”一声,却不再?有下文。

  舒云心里还在想白天的演讲,她?还是很激动,有点想发泄,她?晃他胳膊,指指不远处的海面:“梁遇臣你说我现在朝大海大喊一句,应该不会被别人听见吧?”

  梁遇臣:“旁边没人。”

  “我就?怕声音传过去被沙滩上其他散步的人听见了,我怕吓到人家。”

  “应该不会。”他笑,知?道她?这一周压力大,“你可以喊一句试试。”

  “好,那我喊,”舒云眼珠一转,两只?手挡在嘴边形成喇叭状,朝着?深黑的海浪,“梁遇臣大笨蛋!”

  梁遇臣登时侧头看她?:“……”

  她?只?当不察觉他幽幽的目光,继续笑着?踮脚喊:“梁遇臣小气鬼!”

  “梁……”

  正想喊第?三句的时候,梁遇臣在身后?抱住她?,手钳住她?脸蛋,扳过来从?后?面深深吻她?。

  “唔。”

  气息纠缠的声音吞没在海浪声里。

  好一会儿梁遇臣才放开?她?,但?仍旧这么禁锢着?,锁着?她?的腰。

  舒云想要站直,他也不让。

  梁遇臣低声:“嗯,我是大笨蛋、小气鬼。”

  他说着?,环在她?腰间?,一直握成拳的手慢慢抬起?来,停在她?眼前。

  舒云睫毛微动,她?安静下来,好像意识到这个夜晚会即将确定一些什么。

  梁遇臣慢慢松开?手,一枚小巧的戒指躺在他手心的纹路里,倒映着?月色,散发薄薄的温润的碎光。

  她?心跳一绊,连呼吸都放轻了。

  梁遇臣声音贴着?她?耳郭:“按照你的尺寸定的。”

  舒云惊愣,却又并不太意外,她?笑:“梁遇臣,你是在向我求婚吗?”

  梁遇臣些微认真,“你不愿意和我结婚?”

  “没有啊,我当然愿意……”

  她?下意识脱口而出,说到一半,回头对上他清淡的笑容。

  舒云才知?他是故意。

  她?抬脚踩一下他脚,正想控诉她?,可还没开?口,就?被他更紧地从?后?抱住。

  她?像被什么包裹住一样。

  梁遇臣抬头看眼月亮,重新开?口:“满满,你之前分手的时候问我,爱不爱你。”

  “我想,现在我可以给出答案了。”

  他说着?,手里将那枚戒指套进她?无?名?指里。

  即便这些年,谎言、磨折、缺憾重重,但?我还是要说。

  “我爱你。”

  请让这三个字做我最后?的话。

  《冬表树・完》

  <div style="text-align:center;">

  <script>read_xia();</script>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